首頁    丨    檢務公開     丨    檢察要聞    丨    圖片新聞    丨    檢察風采    丨    隊伍建設    丨    以案說法    丨    視頻資料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要聞
聚焦檢察官招錄制度改革
時間:2015-05-04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聚焦檢察官招錄制度改革:

                                可形成"鯰魚效應"改變思維模式

近日,兩則新聞在社會上引發輿論熱潮:最高人民檢察院擬建立從符合條件的律師、法學專家中招錄檢察官制度;云南兩名檢察官離開檢察工作崗位,到同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

  從外部招錄人才、內部人才流出轉行,兩則新聞引發諸多追問:檢察機關如何設計從符合條件的律師和法學專家中招錄檢察官制度更為科學?什么樣的律師愿意加入檢察隊伍?優秀檢察官緣何辭職轉行?檢察改革怎樣才能實現檢察官和律師的良性流動……

  檢察院需要什么樣的律師

  談起現行檢察官選任制度,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洪道德指出,目前我國主要以招錄公務員的形式進行。選任制度是一種科學、有效的選拔途徑,但時間久了,也會出現選任途徑單一、不利于其他符合條件的法律人才進入檢察官隊伍等問題。

  “優秀律師和法學專家加入檢察隊伍,會令檢察機關原有的知識結構和人員素質得到進一步優化,有利于加強檢察隊伍專業化、精英化建設,提升檢察機關法律監督能力,提高辦案質量和效率。”南開大學法學院教授侯欣一指出,建立從符合條件的律師、法學專家中招錄檢察官制度是最高檢落實十八屆四中全會的具體舉措。

  “改革后的招錄制度可以形成‘鯰魚效應’,讓司法機關長期封閉的人才培養模式注入新鮮血液,改變固有的思維模式,帶來不一樣的聲音,從而進一步激活檢察隊伍。”全國十佳公訴人、江蘇省蘇州市檢察院公訴二處副處長王勇對新一輪的司法改革充滿期待。

  記者從最高人民檢察院了解到,4月2,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最高檢司法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組長曹建明主持召開最高檢司法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會議討論并原則通過《關于建立從符合條件的律師、法學專家中招錄檢察官制度改革建議方案》等檢察改革文件。

  具備怎樣素質的律師才是檢察院所需要的?對此,侯欣一表示,被選錄進來的律師,要符合初任檢察官的法定條件,必須通過國家司法考試。同時,體現一個“優”字,即具有本科以上學歷或者碩士以上學位,具備豐富的執業經驗和理論素養。

  具有15年工作經驗的安徽民主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健十分關注檢察改革。在他看來,檢察機關之所以要從律師、法學專家中選任檢察官,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兩者具有豐富的法律實務和理論經驗。以律師為例,在我國,特別是在中小城市執業的律師,絕大多數主要從事傳統的訴訟業務。這類律師往往知識面廣,通達社情民意,訴訟技巧嫻熟。此外,目前非訴訟法律事務在律師業務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也涌現出一批專門或主要從事非訴訟法律事務的律師,這些律師往往對某一法律領域尤為精通。這兩類律師中都不乏優秀人才,進入檢察隊伍,可滿足檢察機關的不同需要。

  “在整個檢察機關的訴訟法律監督體系中,民事行政檢察監督是較薄弱的一環。如果吸納進來的律師具有豐富的民事行政領域案件代理經驗,必然對提升民行檢察隊伍專業化建設、強化檢察機關民事行政訴訟監督能力起到推動作用。”侯欣一補充道。

  “律師的業務能力和實務經驗源于辦理一定數量案件的積累。以業務創收為評價標準雖然可能有失偏頗,但總體上能反映一位律師的能力和聲譽。”王健認為,辦案數量和業務創收是難得的硬性指標,將其作為選任標準利大于弊,被招錄的律師可要求其最近三年的辦案數量或業務創收達到本地律師平均水平的150%

  什么樣的律師愿意加入

  律師,特別是能夠滿足檢察院需要的優秀律師,一般都具有較高的業務創收能力,經濟條件優越,執業時間自由,是否愿意去當檢察官是個問題。

  “學而優則仕。檢察官,畢竟帶個‘官’字,有這類傳統觀念的律師不免會希望有機會能夠進入到體制內。”侯欣一分析說,時代賦予檢察官多重角色:政法干部、公務員、法律監督者。檢察官既承擔著打擊犯罪、保障權利、維護法治的重要職能,還承擔著服務經濟社會、化解社會矛盾等重要職責,“這些實際情況,想進入檢察官隊伍的律師必須要清醒地認識到,并提前評估自己是否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履職。”

  侯欣一和王健指出,那些認為與律師相比、檢察官在法治建設中居于更重要位置的律師,他們會覺得進入檢察機關工作能夠更加充分地施展自身的法律專業知識和技能,更好地體現自身價值、服務社會。為實現理想而在經濟上有所犧牲,這些律師會愿意加入檢察院。

  記者調查了解到,檢察機關現有檢察官中具有律師執業經驗的檢察官不在少數,有的已成為業務骨干。

  高進峰,如此剛性十足的名字,屬于一位1986年出生的美女公訴人。在此之前,她曾做過兩年“律政佳人”。從辯護席到公訴席,她用一首詩來表達自己的心境:黃色的樹林里分出兩條路,可惜我不能同時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佇立,直到它消失在叢林深處,但是我卻選擇了另一條路,它幽寂動人,不乏艱苦,多年后我將往事回顧,慶幸這條路上,沒有泥污。

  “不斷進步,勇攀高峰。”20129,高進峰靠自學通過國家司法考試,并于同年12月進入湖北省宜昌市一家知名律所工作。兩年的律師工作,高進峰小有成績。

  在律所,高進峰承接的多是非訴訟業務,可她心里認為,一個不在法庭上唇槍舌劍的律師算不上一名真正的律師,“我喜歡站在法庭上的那種感覺,公訴人在法庭上訊問的樣子,發表公訴意見的凜然正氣,都打動著我。”

  “一些同行朋友提醒我,做公務員會讓人失去斗志,收入差距也會降低現有的生活質量,可是我覺得,人的一生總要堅持某些東西,比如夢想。”2014年高進峰考入湖北省遠安縣檢察院。

  因為做過律師,所以更懂得換位思考。高進峰告訴記者,辦理案件時,她會站在律師的角度去思考他們會怎樣辯護,這樣不僅有助于審查證據,對于庭上律師可能提出的問題也可以提前作出研判。

  “進入檢察院后我對檢察官這個職業有了新的認識:公訴人不是冰冷的‘訴訟機器’,辦案時可以很人性化,也很柔情。周圍同事堅守職業良知的真實行動,深深地感動著我。”高進峰說。

  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檢察院反貪局干警董慶同樣有過律師從業經歷,他認為檢察官更具職業榮譽感。

  “律師和檢察官不是案件的對立者,而是共同發現真相的合作者、共同保障當事人合法權利的守護者。律師對于當事人權利維護的權利優先思維方式,也是引導我從檢辦案的行為準則。”談到角色轉變,董慶這樣說。

  放棄“鐵飯碗”需要勇氣,更需要實力

  有人心懷向往進入體制內,有人想換個環境重新生活。近日,廣州“明星檢察官”楊斌辭職的消息在網上熱傳。楊斌稱可能會轉投律師界。

  記者調查了解到,律師近乎成為檢察官法官轉行的首選。日前,云南省檢察院公訴科原檢察官王玨和昆明市官渡區檢察院原檢察員李媛君離開檢察崗位,進入同一家律師事務所。她們認為,從事的依然是法律工作,選擇當律師僅僅是想換一種新的方式去工作和生活。

  北京市高朋律師事務所律師郭金輝在做律師之前曾在北京市某檢察院就職多年。總結這些年做律師的感受,郭金輝這樣回答記者:經濟上解決了自己生存的一些必要條件;律師工作讓自己所學的法律知識得到了很好的發揮,學以致用;作為一名法律工作者伴隨著國家法律的不斷進步和完善而一同成長;經歷了很多的艱難歲月和困惑,也有成就和快樂。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職務犯罪部執行主任趙春雨坦言,大學畢業擇業前,她對于進入體制內的檢察官、法官同學不無羨慕,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身處“圍城”的無奈也深深觸動著自己。“與我同齡的檢察官、法官,基本是上有老下有小,現實需求剛性增長。相對而言,律師行業雖然參差不齊,但有能力、肯努力者,收入達到公務員的幾倍并非難事。”趙春雨說。

  此外,以北京基層為例,法官年結案少則一百來件,多則兩三百件,閱卷、開庭“檔期”滿滿,判決書都要加班寫;反貪干警熬夜加班更是家常便飯,要是趕上專案,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才回一次家,身體消耗可想而知。相比之下,盡管律師要想賺錢也難免忙碌,但畢竟張弛有度、自主靈活。

  “律師執業環境明顯改善,律師職業更有尊嚴。”趙春雨特別指出,近年來,隨著律師法、刑訴法、民訴法的先后修改實施,律師在訴訟中的職能定位越來越清晰、內涵越來越豐富。2014年底,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關于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進一步指出應當充分認識律師在法治建設中的重要作用,將切實保障律師依法行使執業權利提升到新的高度。

  “公檢法對律師的態度在逐步轉變,律師獲得平等對話的機會增加,律師意見也得到更多的傾聽和采納。”王健感同身受,日前,在一起故意損壞他人財物案件的批捕階段,檢察官主動聽取代理律師王健的意見。王健反映當事人系酒后鬧事,不存在主觀惡意,且認罪態度良好,建議檢察機關不予逮捕,得到檢察官采信。

  “由衷欣賞‘下海’的檢察官、法官,放棄‘鐵飯碗’需要勇氣,更需要實力。”趙春雨表示,隨著大批科班出身的律師成長起來,“忽悠派”步履艱難,“技術派”越戰越勇,真才實干的較量,推動了律師行業的良性競爭,“律師界覬覦優秀檢察官、法官‘跳槽’已久,如今能獲青睞,應了那句‘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實現檢察官律師良性互動亟待多重保障

  受訪的檢察官、律師和法學專家均認為,隨著社會保障的逐漸完善和法治的不斷進步,檢察官和律師之間不是簡單的訴辯關系,更不是簡單的對抗關系,而是對立統一、相互依存、彼此促進的良性互動關系。無論是為個人司法理想的實現,還是對個性化體制外生活方式的選擇,檢察官與律師、法學教師等各種法律職業群體之間的互相流動將會越來越普遍。

  王勇坦言,就蘇州市檢察機關而言,從律師隊伍中考錄的多為剛剛入行的新人,而辭職“下海”的多是業務骨干。

  在王勇看來,“良性流動”應該是水平流動,即檢察機關招錄的律師與離開檢察機關從事律師職業的人,業務素養和能力在一個水平面上。如果“入”與“出”的人業務素養、能力不在一個水平面上,就屬于上下流動或垂直流動,檢察機關招錄人員的平均業務素養、能力都低于離開檢察隊伍的人員,叫作“流失”。

  王勇說,要想實現律師、法學專家、檢察官之間的“良性流動”,首先需要給招錄進來的律師、法學專家適應和發揮的空間。實務經驗再豐富的律師,熟悉檢察機關辦案軟件、各類文書、流程,至少要一年以上。所以,給其一定的時間讓其進入角色十分必要。其次要讓整個檢察官隊伍有明確的職業發展空間。據了解,臺灣地區的檢察官通過層層考試后,還要候補五年,考核合格可以試署。試署一到二年,考核合格的可以擔任檢察官。如此苛刻的條件,還有大量年輕人希望加入檢察官隊伍,在于職業本身的吸引力。只有良好的職業發展空間才可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公眾對楊斌辭職之所以反響強烈,一個重要原因在于,檢察官、律師兩者流動出現了失衡現象,即檢察官流出的多,律師流入檢察隊伍的少。”侯欣一指出,新一輪司法改革確定了法官和檢察官的員額制,其目的在于提高司法人員隊伍的職業化和精英化。但改革如不科學實施,可能造成這樣一種現象:由于資歷原因,干得再好也很難擺脫司法輔助人員身份,進不到員額內。如果法院和檢察院中承擔主要領導職務的人員成為員額制的主體,而大量在一線工作的優秀辦案人員被排除在外,那么,其工作積極性將會被打消,從而出現人才流失現象。所以,檢察改革過程中,必須創造條件,切實保障骨干力量能夠進入檢察官隊伍。

  “現有的檢察機關選任制度略顯單一、僵化,建立從符合條件的律師、法學專家中招錄檢察官制度,應當確保優秀律師、法學專家進得去、出得來。也就是說,一旦被招錄入檢察院后,工作一段時間,如果覺得自己不適應檢察工作,檢察機關應協同相關部門為其‘另謀生路’或回歸原來的崗位繼續工作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制度保障。”侯欣一建議。

(人民網)2014.4-15

 檢務公開
檢務公開-本院介紹 檢務公開-領導介紹
檢務指南 檢務公開-機構職能
 視頻資料
視頻資料
新浪二維碼 騰訊二維碼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版權所有 太原市晉源區人民檢察院
地址:太原市晉源區貞觀街37號 電話:0351-6592503
技術支持:正義網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安徽25选5走势图